广东省海洋与渔业技术推广总站,《海洋与渔业》杂志欢迎您!
 

自然资源部南海局副局长谢健: 海洋调查为 “海洋强国”建设提供支撑

   日期:2019-06-03     来源:海洋与渔业杂志    作者:方琼玟    浏览:268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2019-5 003

海洋调查是指针对某一特定 海区的水文、气象、物理、 化学、生物、底质分布情况和变化规律 进行全方位的摸底调查,它不仅对海洋工程建设、生态文明建设、污染防治等 有着重要作用,对掌握水产资源分布状 况和渔业生产也有着积极意义。近日, 《海洋与渔业》杂志邀请到自然资源部 南海局副局长谢健,为我们解读海洋调 查的起源、发展以及在建设“海洋强国” 大背景下,海洋调查的发展方向。
 
海洋调查是怎么来的?
——“起初是为航海服务”
早在 17、18世纪,西方殖民者便 开始了海洋调查工作。谢健告诉记者, 当时的海洋调查主要是为航海服务,而 且调查工具十分简陋,“最开始用绳子拴着石头测深,后来改用铅块代替了石 头。”之后西方发明了颠倒温度计,用于测量不同深度海水的温度。水深和温度可以说是海洋调查中最古老的指标。 还有“漂流瓶”,起初也是一种用于测量海洋表层流的工具。随着科技的进步,声呐测深仪、Argo浮标等先进设备才逐渐涌现。 新中国成立以后,我国开始重视海洋调查。20世纪 50年代中期,我国开始将渔船、拖船、旧军用辅助船等改造成海洋调查船,摸索积累近海调查的经验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“厄尔尼诺”现象和“拉尼娜”现象在太平洋东西跨度数万公里和南北跨度数千公里持续出现,导致了全球气候异常。为此,中国和美国联合开展了海气合作调查,谢健本人就参加了其中几个航次的调查。他告诉记者:“通过中美海气调查, 我们获得了有关西太平洋大量系统而全面的海洋和大气资料,根据这些资料,首次成功地预报了 1986-1987年发生的厄尔尼诺现象。” 直到上世纪 60年代,伴随世界各国开始 设计建造专门海洋调查船的潮流,我国也加快 自行设计和建造海洋调查船的步伐,成为第 一批专门设计建造海洋调查船的国家;70年代至 80年代初期,为满足国家远程运载火箭发 射试验等国防工程和相关重大海洋专项的调查 需求,我国有计划地发展不同型号的远洋调查 船;80年代中期至 21世纪,我国真正进入深 远海以及极地调查时代,也进入了海洋调查船 发展的高峰期,先后建造了“科学”号、“向 阳红 03”号、“向阳红 01”号等较先进的海 洋调查船,为海洋科学调查研究提供了强有力 的保障。

为什么要做海洋调查?
——“这是人类认识海洋的有效途径”
谈到海洋调查对人类的意义,谢健表示, 海洋调查主要以人类对海洋的认知为主,这是 一个知识积累的过程,海洋占据地球 70%的表面积,但人类对它的认识不到 10%,还有 90%的空白地带值得人类去探索。 以前,海洋调查更多用于航海、贸易和研究气候变化,而现代海洋调查更倾向于服务海洋工程建设、资源勘探以及国防军事。谢健举例称,许多跨海大 桥、港口的建设,都需要做前期的摸底调查,确保安全可行后才可 以动工;海洋油气、天然气水合物、多金属锰结核、稀有金属等都 是世界各国争夺的对象;在海洋中做重力测量和磁力测量则与国防 安全有关;海洋调查还服务于远洋捕捞,“鱼群活动与水温有关, 譬如金枪鱼捕捞,可以通过水温测试,摸清全球金枪鱼的生活海域, 以确保上钩率。” 另外,海洋调查对渔业资源生态修复也有积极意义。谢健指出, “我国南海八大渔汛现在基本销声匿迹,但我们可以借助海洋调查 数据恢复海洋生态环境,恢复生物多样性,可以通过测量基本的要 素,如温度、溶解氧、营养物质等,推算初级生产力,评估鱼类的 生长生活问题。”
 
海洋调查技术装备发展如何?
——“大家伙可以造,小家伙仍要加把劲”
海洋调查中,最重要的就是技术装备。然而,这却是我国最薄弱的环节。谢健说,“我国的航天装备制造业国际一流,能造火 箭、造卫星这些大家伙,但是制造海洋精密仪器仍要加把劲。”目 前的海洋调查仪器设备大部分依靠进口,如声呐装置、多波束测深仪等,国产的基本没有,当然,也有企业正努力研制,但由于精度 不够,未能形成可靠的产品。 自然资源部最近印发了《自然资源科技创新发展规划纲要》, 提出到 2020年,实现动力调查观测设备 50%国产化,长期在线观 测设备30%国产化;另外,深圳最近提出要大力发展海洋电子产业。 “可以预见的是,海洋仪器设备的制造水平将有一个质的提升。” 谢健说。
 
未来海洋调查的方向是什么?
——“把南海海域基本要素摸清”
随着“海洋强国”战略的不断推进,自然资源部南海局面临 着新的机遇和挑战。谢健表示,南海局将按照上级的部署,把南海 海域的情况摸清楚,“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,使命所在。”另外, 南海局也积极进军太平洋、印度洋,为“一带一路”、海洋经济发展提供服务。 在机构改革过程中,南海局也遇到了一些困难。谢健说,目 前南海局船舶数量大大减少,在南海执行任务的调查船仅有一到两艘,很大程度影响了海洋调查工作的开展;另外,全国范围内的专 业调查船队也没有形成规模,难以“经略海洋”。他认为国家还需 加大投入,建造更多先进的专业调查船舶,建议建立调查船共享平台,将各类专业调查船舶登记上网,公布其性能、航行计划等,便 于有需要的单位共享搭载,提高船舶的使用效能。此外,还应该大 力发展无人探测设备,如水下滑翔机、波浪滑翔机等,大量用这种 低成本无人化的仪器,把南海海域基本的要素摸清。
 
 
 
更多>同类资讯
0相关评论
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
主办:广东省海洋与渔业技术推广总站    承办:《海洋与渔业》杂志社    技术支持:中聚网络
地址: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镇大稳村广东海洋与水产高科技园(市南路东涌路段4号) 邮编:511453
粤ICP备19092787号-1

海洋与渔业官方微信